芬蘭教室札記(二)B:如果學習是一種日常

_IMG_9623.JPG

文/林廷諭

  教育是為了更好的生活。無論多麼高深的教育理念,都不脫這個簡單的出發點。

一、更好生活的拼圖

  今天是雙橡芬蘭課程的第二天,Sophia的家庭經濟學課經過了昨日許多小專案的暖身,今天派出了跨時一週的中型專案作業:準備自己的一頓午餐──包含前菜、主菜到甜點。

  這項專案能夠統括兩週的家庭經濟學課程:設計營養均衡的食譜、規劃採買的預算、烹飪的實作等。這與Suvi自然科學課的專案教學模式相呼應,學員都是在一個中型專案的操作過程中「邊做邊學」,最終不論是解決了一個自己提出的問題、還是做出自己想吃的一餐,都一樣能學到如何與同伴合作、共同實現一個自己決定出來的目標,學到如何追求更好的生活。

  我們注意到,同樣採用PBL(專案式教學)的兩位老師,家庭經濟學老師Sophia的課程和教學指示幾乎都有清晰明瞭的系統性,自然科學老師Suvi則是留下許多模糊空間讓學生摸索探問。在前者的引導下,學習就像玩拼圖,每堂課都是拼出預想中精美成品的一部;在後者的引導下,學習就像玩積木,當我們還未完成最終成品,就擁有無限未知的可能性。對於期待來到芬蘭深入了解PBL的我們來說,同時觀察這兩種教學風格是相當有趣的事。

二、烹飪是愉快的日常

  接到「準備自己的一餐」這項專案指示後,學員就開心的討論起各種想吃的東西,然而對於實際烹調卻未必抱有興趣和信心。

  準備自己的一餐,對於鮮少外食的芬蘭人來說是很基本的日常,然而對於習慣外食的台灣人來說就不一定了。

  來自台灣的隨行老師們回想起家政課的經驗,老師往往一再叮嚀廚房的各種危險和禁止事項,讓人感到廚房是個不太愉快、不易親近的空間。相較之下,Sophia在陽光敞亮、廚具乾爽整潔、色調鮮明的教室裡,用輕快的語調和示範動作帶著大家製作點心,彷彿廚房就是個自在、愉快、人人都能時常出入的地方。

  芬蘭的飲食文化,形塑出自幼就對廚房相當熟悉的芬蘭人,於是在烹飪課程中,愉快的、日常的氛圍是很自然的。台灣的飲食文化,形塑出對烹飪課程的先備知能、學習動機都相對缺乏的學生,家政教育似乎也難以扭轉。一個社會的文化和教育,彼此的關係相當緊密,那麼帶著台灣文化的學生,能從芬蘭的課堂中學習到什麼呢?

  今天Sophia的家庭經濟學,主要的課程活動是製作在地的甜點「芬蘭麵包捲Pulla」,當學員們經歷過親手在麵團上塗抹、灑布大量的奶油和砂糖,對於香軟的麵包捲就不再只有嘴饞的食慾,而多了認知和思考。

  唯有這種實實在在的「經驗」,才容易帶來真實的學習、生命的轉變,因為他們學到的不是認識一道異國料理及其做法而已,還包括「如何看待食物」的觀念衝擊和轉變。由此可知,如果烹飪教育的目標是幫助學生擁有「更好的飲食生活」,那麼讓學生喜愛、親近廚房,把烹飪當作一種愉快的日常,應是比引起恐懼和限制行為的教學更為合理、有效。

  值得繼續追問下去的是,雙橡學員經歷過Sophia的烹飪課、回到台灣以後,會展開跟以往有何不同的飲食生活嗎、為什麼?這種愉快的、宛如日常的學習經驗,在台灣還需要具備哪些條件才能夠發生呢?

(本文作者是參與雙橡贊助計畫的台灣高中老師)

 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.com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