芬蘭教室札記(三)B:家庭經濟學課程設計的問與答

_IMG_9691.JPG

文/林廷諭

  近午的陽光裡,Sophia的家庭經濟學教室瀰漫著烤爐餘留的熱氣、牛肉起司通心粉與生菜沙拉的香氣,和孩子們享受第一次自己做午餐的歡樂欣喜。

  Sophia走過教室一圈,品嘗每一桌的成果,親切自然的「Nice!」、「Perfect!」是她對學生一貫的評語。才第三堂課,學生都已習慣Sophia正向的教室氛圍,而且他們的料理真的做得很不錯,烤盤不多久就已見底。

  在孩子們討論中型專案的預算和採購計畫時,我向暫時得空的Sophia提出這三天來的觀察和疑問。依憑我的記憶,這段小小的問答,連同前兩天的其他問答摘錄於下。

廷諭:台灣學生在這裡每天都開心的做料理,芬蘭學生正規的家庭經濟學課也是如此嗎?整體的正規課程是如何安排?

Sophia:芬蘭學生每一堂家庭經濟學課,都包含一部分的書本知識、搭配至少一項動手實作。這些實作多數是烹飪,其他也有洗熨衣物、打掃和整理等。學生真的很喜歡動手實作,因為有趣又能實用在生活中。

芬蘭中學七年級的家庭經濟學是必修課,每週三小時,進度大致上依照課本,學習課本前半部的飲食知識和基礎烹飪技能。八、九年級則是選修課,學習課本後半部的消費研究、家庭社會研究、物資管理、衣著研究等(八、九年級的學生可選兩門選修課,在健康教育、烹飪化學、心理學、哲學等課程之間,家庭經濟學是最受歡迎的)。

廷諭:台灣學生的烹飪課幾乎只有一年做兩三道點心的實作課程,為什麼芬蘭的課程設計要讓學生幾乎每週都煮東西?另外,台灣的家長和教師往往很在意學生的安全問題,芬蘭人如何看待讓學生大量使用廚具的風險呢?

Sophia:這樣的課程設計來自於社會既有的文化,芬蘭人習慣在家煮飯、共同分擔家務,所以學生覺得這些課程都很重要,也自然的喜歡學習。

台灣也有體育課吧?學生可能會在運動中跌倒、在烹飪中的受傷,但這些課程都必須放手讓學生去做,這就是他們真正學會的方式,所以芬蘭家長和老師都很能夠接受這些風險。

廷諭:你的教學顯然相當純熟而且能持續吸引學生,這樣的課程規劃和教學能力,是如何形成的?你每週有二十多堂課,有什麼時間可以備課?芬蘭的教育環境,是否提供教師容易取得的、系統性的教學資源?

Sophia:芬蘭的師資培育系統,可以讓教師在這段期間學習到幾乎全部所需的教學知能,這是為什麼我們要花那麼久的時間培育老師。

備課並不容易,在我的職涯初期必須花大量的下班時間備課,現在我差不多能用空堂(約十節課時間)備完課,每天四點下班就不用再備課,課程主要都由我自己發展和修正,這是因為我已累積足夠的經驗。政府有規定教師一年參與四次左右的研習,全國各科的教師也有自組社群,許多教師參加,我雖然沒有時間參加社群,也喜歡持續精進自我。

廷諭:除了家庭經濟學,你也教其他科目嗎?芬蘭學生在不同科目之間的學習狀況有何相同和不同呢?台灣學生往往背負沉重的考試壓力,迷失學習的意義,芬蘭學生的狀況有何不同嗎?

Sophia:我也教健康教育和烹飪化學等選修科目,比較少動手實作,所以學生的學習狀況並不如家庭經濟學。就像歷史、數學等必修科目,芬蘭也有不少學生不喜歡學習其中某些單元,會質疑為什麼要學這些,但是升學會參考必修科目的成績,所以芬蘭學生也有不得不接受的課業壓力。

芬蘭學生有不少的作業、專案要做,在九年級時還要準備升學。萬塔中學有一些因應的政策,包括每週不能考超過三次的小考,來使得考試不要過度影響正常的學習和生活。

  由於時間有限,我還有許多問題尚待請教Sophia。經過了目前的對話,我開始渴望知道,芬蘭學生究竟如何看待「學習」這件事?和台灣學生有何不同、又是為什麼呢?芬蘭的暑假再過十天就要結束,令人緊張的答案即將來到我的眼前。

(本文作者是參與雙橡贊助計畫的台灣高中老師)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.com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