芬蘭教室札記(七)B:課業壓力的代價

_IMG_1806

文/林廷諭

  「為什麼台灣教育給學生這麼大的課業壓力?你們還有時間做想做的事情嗎?」芬蘭萬塔中學14歲的學生Christine微皺著眉問道。四十個台灣學生們霎時都沉默了。

  芬蘭課程的第九天晚上是「文化之夜」,芬蘭老師SuviSophia邀請四位芬蘭學生來跟台灣學生交流生活和學習經驗。在芬蘭和台灣,學生如何度過日常的一天?學生的生活重心是什麼?對學校和學習的想法是什麼?異國同齡學生的往來問答,在陽光溫和的芬蘭夏夜,帶來連連驚呼和隨之而來的沉思。

一、睡飽,才能好好生活和學習

  第一聲驚呼起於14歲芬蘭學生Luviana的發言:「練完鋼琴,我通常在晚上八九點上床,睡到早上七點多。」這有什麼好驚訝呢?因為那是超過十小時的睡眠時間,而雙橡一行1418歲的台灣學生有半數以上表示,他們每天平均只睡六小時。

  「為了生活和學習的品質,青少年需要每天89小時的睡眠。」教時間管理的家庭經濟學老師Sophia正色說。13歲的芬蘭學生Christine,水上芭蕾國家隊的候選選手,她附和說:「唯有充足的睡眠才能讓我專心上課,並在課堂上完成所有作業,於是我可以用全部的課餘時間投入訓練和我喜歡的事情。」

  如果充足的睡眠是如此重要,為什麼台灣學生睡這麼少?許多學生都有相同的答案:「因為功課很多,書讀不完。」

二、老師和家長不強加課業壓力

  「為什麼台灣教育給學生這麼大的課業壓力?」Christine這項提問帶來短暫的沉默,而後台灣學生試著回答:台灣教育要求每個學生用功讀書但並不說明原因、家長和學校往往只用課業成績來評價學生……每人說個兩三句,就接不太下去了。到底為什麼呢?在台灣有誰了解課業壓力有沒有存在的合理性?

  至於芬蘭學生有沒有課業壓力呢?18歲的芬蘭學生Navis給出很深刻的回答:芬蘭的老師和家長不會強加學生課業壓力,原因之一是「文化」:芬蘭文化認為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是well-being(意近於「幸福」)。如果說芬蘭學生有什麼壓力,最普遍的是來自他們在準備音樂、體育等嗜好的比賽時的緊張,至於想要考學術型高中的九年級生也會有些升學壓力。另一個原因是「社會平等」:雖然芬蘭國中生跟台灣學生一樣並不了解整個世界,但是國中畢業後不論升學到學術型高中、技職型學校或進入職場,對芬蘭人來說這些選擇並沒有絕對的優劣之分。因為即便某些生涯選擇可能帶來偏低的收入,但是高稅率帶來較為充裕的社會福利,彌補了經濟的不平等,所以大多數芬蘭人都能擁有足以追求well-being的生活條件。

  芬蘭學生和台灣學生的學習表現,在眾多國際評比中都有亮眼的排名。只是台灣學生顯然比芬蘭學生付出更多心力於課業,這究竟是不是必要的?這對台灣學生和社會是好的嗎?

  芬蘭的文化和經濟條件不是台灣說想學就能學的,但是台灣教育是否至少應該試著更加釐清學習的理由,減少盲從帶來的壓力,讓學生好好生活、好好睡覺?

  忽然就想起我第一天當班級導師,全班同學的自我介紹有一半左右說自己「沒什麼特別興趣」、「興趣是睡覺」、「對高中的期待是能順利畢業」。為了課業,台灣學生犧牲了多少人生原來可以擁有的幸福?

(本文作者是參與雙橡贊助計畫的台灣高中老師)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.com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